Advertisement

布拉姆·斯托克Bram Stoker(1847-1912),又译布莱姆·斯托克/伯兰·史托克/布兰·史杜克,爱尔兰作家、诗人、剧院经理。代表作为《德古拉》(Dracula)、《白虫巢窠》(The Lair of The White Worm)、《七星宝石》(The Jewel of Seven Stars)等哥特小说,以及黑童话集《日落之下》(Under the Sunset),另有非虚构类的《关于亨利·欧文的个人回忆》(Personal Reminiscences of Henry Irving)。作为一位酷儿,斯托克的作品常见尖锐而有力的女性主义表达,譬如对当时物化女性观念的讽刺,以及对女性生育风险的关心。

生平

1847年11月8日,亚伯拉罕(布拉姆)·斯托克出生于爱尔兰都柏林。他的父亲是都柏林城堡的一位高级公务员,母亲是一位慈善工作者、女权运动先驱。斯托克是个体弱多病的孩子,据他自己描述,“直到七岁才会站立”。在他成长的过程中,他的母亲给他讲了很多怪奇的民间传说,这些故事可能影响了他后来的写作。

布拉姆·斯托克-1.jpg
幼年的布拉姆·斯托克

1864年斯托克进入都柏林三一学院。在大学里他长到一米八九,变成了一个强壮的大块头,一个优秀的青年,他曾担任历史学会的审核员,这是一个与牛津或剑桥大学的学生会主席职位相对应的职位;他在历史、文学和演讲方面都获得过奖章或证书;他还担任学校里的哲学学会会长;他获得了数学方面的荣誉;他多次获得各种比赛的银杯;他在大学橄榄球队打了很多年球,并且得到过举重方面的奖项。他后来在都柏林城堡担任公职,并且兼职做自由撰稿人和戏剧评论家。

在此期间,斯托克因为旁人的不理解而苦闷,1871年,他在日记里写下了这样的句子:“人们会相信吗?一个强壮的男人,可以同时拥有一颗女人的心,与作为孤独孩子的愿望。”

他早年也迷恋过沃尔特·惠特曼,曾经给对方写过这样的书信:
5473ef5ddb58444286e3ca4784f2d25d34fccd7av2 hq.jpg
25岁时的布拉姆·斯托克

“但我不能再麻烦你了。如果你还想要更多,你可以想象到,因为你有一颗伟大的心,我将是多么欢欣能够给你写更多。这是多么甜蜜的一件事啊!一个健康强壮的男人,有一双女人的眼睛,有孩子的愿望,希望能和另一个男人说话,而对他的灵魂来说,对方可以成为他所希望的父亲、兄弟与妻子。我不觉得你会嘲笑我,沃尔特·惠特曼,更不会瞧不起我,但无论如何,我要感谢你给予我的爱和同情,和我的同类一样。”

1876年,他与仰慕已久的亨利·欧文爵士正式开始亲密的关系。1878年,斯托克接受了一份在伦敦的工作,担任亨利·欧文的私人秘书。12月9日,斯托克到达伦敦。1879年,他出版了他的第一本书《爱尔兰小会议办事员的职责》。

亨利·欧文爵士.jpg
亨利·欧文爵士

斯托克与亨利·欧文之间的关系被称为“他成年以后最重要的爱情关系”,在斯托克后来所著的 《关于亨利·欧文的个人回忆》中,有一些在暗示两个人之间隐晦的爱情,譬如:

“亨利·欧文和我是那么形影不离,以至于在几年后,我们之间心有灵犀。我们可以互相读出眼神与小动作的含义。我有时候也看到一些夫妻之间有这种能力——当他们一起居住过很久,还是好朋友,习惯了一起工作并且互相理解。”

“他天才的魅力是如此之大,他的支配感是如此之深,我简直被迷住了,我突然爆发出某种情绪…… 至于它的效果,我没有想到更适当的字眼。我只能说,在亨利·欧文昏倒的几秒钟的沉默之后,我突然感觉到猛烈的歇斯底里。”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斯托克最著名的作品《德古拉》,小说中“吸血鬼德古拉”的原型为亨利·欧文爵士。

《德古拉》手稿封面.jpg
《德古拉》手稿封面

实际上,《德古拉》手稿的原标题不叫“德古拉”,这个标题是临近出版时改出来的。

在英国期间,斯托克还写了几本长篇小说与短篇小说集。他的黑童话合集《日落之下》(Under the Sunset)出版于1881年。他与亨利·欧文爵士共同努力,使得他们经营的伦敦兰心大剧院成为业界标杆。

1905年,亨利·欧文爵士逝世,斯托克备受打击,健康每况愈下。但这个时间段也是他在创作上较为高产的时期,他写了《海洋的秘密》(The Mystery of the Sea')、《七星宝石》(The Jewel of Seven Stars)、《尸衣夫人》(THE LADY OF THE SHROUD)、《人》(MAN)等十几本长篇小说及短篇小说集,以及病中之绝作《白虫巢窠》(The Lair of The White Worm)。

1912年,斯托克死于“过度疲惫”,现代有猜测怀疑是严重抑郁症,享年64岁。其好友霍尔·凯恩评价谓“关于斯托克与亨利欧文爵士……我从来没有看到,也从来没有期望看到,一个人的生命如此专注于另一个人的生命。”

斯托克早年曾经与女演员弗洛伦斯·巴尔科姆结婚,值得一提的是,弗洛伦斯·巴尔科姆是奥斯卡·王尔德的前女友。一般认为,弗洛伦斯与斯托克的婚姻有名无实,弗洛伦斯想成为演员,不想总是生小孩影响身材。

思想

现代学者关于斯托克的研究,譬如布里奇特·布德罗所著的《莉莉丝的女儿》(Daughters of Lilith: Transgressive Femininity in Bram Stoker’s Late Gothic Fiction),对斯托克作品中的女性主义思想,做了较为深刻的阐述与分析。

在斯托克的作品里,他通过对歇斯底里的女性、死去的母亲、外国女性和新女性的表达,为女性异议者描绘了引人注目的画像。这些“莉莉丝的女儿们”通过她们的颠覆性立场来反抗性别霸权,这也揭示了漫长的19世纪末英国社会的演变方式。通过从性别和女性主义的角度审视斯托克恐怖小说中的越界女性特质,会发现斯托克在小说里涉及到生育风险、月经禁忌、在性欲方面主动的女性等等与女性权利有关的问题,而且他经常同情——而不是完全的妖魔化——他创作的女性角色。事实上,无论是小说中强有力的女性角色,还是他在个人生活中与女性主义者的互动,都证明了他对第二性的态度更为自由。

布拉姆·斯托克-0.jpg
37岁时的布拉姆·斯托克

另外,斯托克在他的作品中表现出对当时传统厌女思想的有意讽刺,比较为人熟知的例子是在《德古拉》中,露西在表达“女人配不上男人”之后接上“所以我要嫁三个男人”。一般来说,他所创作的女性角色比男性角色更为复杂,他喜欢创作“歇斯底里的男人”与“勇敢坚毅的女人”,也是对当时性别刻板印象的一种抗议。另一个例子是在《尸衣夫人》中,他表达了“种族文化应该超越性别特质”的观点。

随着时间的推移,斯托克的思想似乎变得更加开明,他的思想似乎与英国选举权运动的迅速发展相吻合。因此,通过他的作品,斯托克并不是简单地想要创作让人起鸡皮疙瘩的故事,实际上是要对他周围的世界进行深刻的批判性评论。

布拉姆·斯托克.jpg
晚年的布拉姆·斯托克

参考书目

Daughters of Lilith: Transgressive Femininity in Bram Stoker’s Late Gothic Fiction

The Lost Journal of Bram Stoker: The Dublin Years

The Lost Novels of Bram Stoker

Something in the Blood: The Untold Story of Bram Stoker, the Man Who Wrote Dracula

Personal Reminiscences of Henry Irving

Bram Stoker And The Man Who Was Dracula

The Monster Show: A Cultural History of Horror

Libidinal Life:Bram Stoker, Homosocial Desire and the Stokerian Biographical Project

OBSESSION, REPRESSION, AND THE MEN BEHIND DRACULA

Was Jonathan Harker Wearing a Red Hood?

中文译文

短篇童话《国王的城堡》

关于亨利·欧文的个人回忆》 

Community content is available under CC-BY-SA unless otherwise no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