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nsLibrary Wiki
Advertisement

布拉姆·斯托克Bram Stoker(1847-1912),又譯布萊姆·斯托克/伯蘭·史托克/布蘭·史杜克,愛爾蘭作家、詩人、劇院經理。代表作為《德古拉》(Dracula)、《白蟲巢窠》(The Lair of The White Worm)、《七星寶石》(The Jewel of Seven Stars)等哥特小說,以及黑童話集《日落之下》(Under the Sunset),另有非虛構類的《關於亨利·歐文的個人回憶》(Personal Reminiscences of Henry Irving)。作為一位酷兒,斯托克的作品常見尖銳而有力的女性主義表達,譬如對當時物化女性觀念的諷刺,以及對女性生育風險的關心。

生平[]

1847年11月8日,亞伯拉罕(布拉姆)·斯托克出生於愛爾蘭都柏林。他的父親是都柏林城堡的一位高級公務員,母親是一位慈善工作者、女權運動先驅。斯托克是個體弱多病的孩子,據他自己描述,「直到七歲才會站立」。在他成長的過程中,他的母親給他講了很多怪奇的民間傳說,這些故事可能影響了他後來的寫作。

幼年的布拉姆·斯托克

1864年斯托克進入都柏林三一學院。在大學裡他長到一米八九,變成了一個強壯的大塊頭,一個優秀的青年,他曾擔任歷史學會的審核員,這是一個與牛津或劍橋大學的學生會主席職位相對應的職位;他在歷史、文學和演講方面都獲得過獎章或證書;他還擔任學校里的哲學學會會長;他獲得了數學方面的榮譽;他多次獲得各種比賽的銀杯;他在大學橄欖球隊打了很多年球,並且得到過舉重方面的獎項。他後來在都柏林城堡擔任公職,並且兼職做自由撰稿人和戲劇評論家。

在此期間,斯托克因為旁人的不理解而苦悶,1871年,他在日記里寫下了這樣的句子:「人們會相信嗎?一個強壯的男人,可以同時擁有一顆女人的心,與作為孤獨孩子的願望。」

他早年也迷戀過沃爾特·惠特曼,曾經給對方寫過這樣的書信:

25歲時的布拉姆·斯托克

「但我不能再麻煩你了。如果你還想要更多,你可以想像到,因為你有一顆偉大的心,我將是多麼歡欣能夠給你寫更多。這是多麼甜蜜的一件事啊!一個健康強壯的男人,有一雙女人的眼睛,有孩子的願望,希望能和另一個男人說話,而對他的靈魂來說,對方可以成為他所希望的父親、兄弟與妻子。我不覺得你會嘲笑我,沃爾特·惠特曼,更不會瞧不起我,但無論如何,我要感謝你給予我的愛和同情,和我的同類一樣。」

1876年,他與仰慕已久的亨利·歐文爵士正式開始親密的關係。1878年,斯托克接受了一份在倫敦的工作,擔任亨利·歐文的私人秘書。12月9日,斯托克到達倫敦。1879年,他出版了他的第一本書《愛爾蘭小會議辦事員的職責》。

亨利·歐文爵士

斯托克與亨利·歐文之間的關係被稱為「他成年以後最重要的愛情關係」,在斯托克後來所著的 《關於亨利·歐文的個人回憶》中,有一些在暗示兩個人之間隱晦的愛情,譬如:

「亨利·歐文和我是那麼形影不離,以至於在幾年後,我們之間心有靈犀。我們可以互相讀出眼神與小動作的含義。我有時候也看到一些夫妻之間有這種能力——當他們一起居住過很久,還是好朋友,習慣了一起工作並且互相理解。」

「他天才的魅力是如此之大,他的支配感是如此之深,我簡直被迷住了,我突然爆發出某種情緒…… 至於它的效果,我沒有想到更適當的字眼。我只能說,在亨利·歐文昏倒的幾秒鐘的沉默之後,我突然感覺到猛烈的歇斯底里。」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斯托克最著名的作品《德古拉》,小說中「吸血鬼德古拉」的原型為亨利·歐文爵士。

《德古拉》手稿封面

實際上,《德古拉》手稿的原標題不叫「德古拉」,這個標題是臨近出版時改出來的。

在英國期間,斯托克還寫了幾本長篇小說與短篇小說集。他的黑童話合集《日落之下》(Under the Sunset)出版於1881年。他與亨利·歐文爵士共同努力,使得他們經營的倫敦蘭心大劇院成為業界標杆。

1905年,亨利·歐文爵士逝世,斯托克備受打擊,健康每況愈下。但這個時間段也是他在創作上較為高產的時期,他寫了《海洋的秘密》(The Mystery of the Sea')、《七星寶石》(The Jewel of Seven Stars)、《屍衣夫人》(THE LADY OF THE SHROUD)、《人》(MAN)等十幾本長篇小說及短篇小說集,以及病中之絕作《白蟲巢窠》(The Lair of The White Worm)。

1912年,斯托剋死於「過度疲憊」,現代有猜測懷疑是嚴重抑鬱症,享年64歲。其好友霍爾·凱恩評價謂「關於斯托克與亨利歐文爵士……我從來沒有看到,也從來沒有期望看到,一個人的生命如此專注於另一個人的生命。」

斯托克早年曾經與女演員弗洛倫斯·巴爾科姆結婚,值得一提的是,弗洛倫斯·巴爾科姆是奧斯卡·王爾德的前女友。一般認為,弗洛倫斯與斯托克的婚姻有名無實,弗洛倫斯想成為演員,不想總是生小孩影響身材。

思想[]

現代學者關於斯托克的研究,譬如布里奇特·布德羅所著的《莉莉絲的女兒》(Daughters of Lilith: Transgressive Femininity in Bram Stoker’s Late Gothic Fiction),對斯托克作品中的女性主義思想,做了較為深刻的闡述與分析。

在斯托克的作品裡,他通過對歇斯底里的女性、死去的母親、外國女性和新女性的表達,為女性異議者描繪了引人注目的畫像。這些「莉莉絲的女兒們」通過她們的顛覆性立場來反抗性別霸權,這也揭示了漫長的19世紀末英國社會的演變方式。通過從性別和女性主義的角度審視斯托克恐怖小說中的越界女性特質,會發現斯托克在小說里涉及到生育風險、月經禁忌、在性慾方面主動的女性等等與女性權利有關的問題,而且他經常同情——而不是完全的妖魔化——他創作的女性角色。事實上,無論是小說中強有力的女性角色,還是他在個人生活中與女性主義者的互動,都證明了他對第二性的態度更為自由。

37歲時的布拉姆·斯托克

另外,斯托克在他的作品中表現出對當時傳統厭女思想的有意諷刺,比較為人熟知的例子是在《德古拉》中,露西在表達「女人配不上男人」之後接上「所以我要嫁三個男人」。一般來說,他所創作的女性角色比男性角色更為複雜,他喜歡創作「歇斯底里的男人」與「勇敢堅毅的女人」,也是對當時性別刻板印象的一種抗議。另一個例子是在《屍衣夫人》中,他表達了「種族文化應該超越性別特質」的觀點。

隨著時間的推移,斯托克的思想似乎變得更加開明,他的思想似乎與英國選舉權運動的迅速發展相吻合。因此,通過他的作品,斯托克並不是簡單地想要創作讓人起雞皮疙瘩的故事,實際上是要對他周圍的世界進行深刻的批判性評論。

晚年的布拉姆·斯托克

參考書目[]

Daughters of Lilith: Transgressive Femininity in Bram Stoker’s Late Gothic Fiction

The Lost Journal of Bram Stoker: The Dublin Years

The Lost Novels of Bram Stoker

Something in the Blood: The Untold Story of Bram Stoker, the Man Who Wrote Dracula

Personal Reminiscences of Henry Irving

Bram Stoker And The Man Who Was Dracula

The Monster Show: A Cultural History of Horror

Libidinal Life:Bram Stoker, Homosocial Desire and the Stokerian Biographical Project

OBSESSION, REPRESSION, AND THE MEN BEHIND DRACULA

Was Jonathan Harker Wearing a Red Hood?

中文譯文[]

短篇童話《國王的城堡》

關於亨利·歐文的個人回憶》 

Advertisement